天體之音:《光環》與《命運》作曲人背后的故事(下)

《命運》被馬丁·奧唐納視為自己配樂生涯中最用心的力作。

作者NemoTheCaptain2020年01月15日 16時43分

接上篇:點亮銀河:《光環》與《命運》作曲人背后的故事(上)

馬丁·奧唐納是電子游戲《光環》與《命運》的作曲人,他用恢弘的配樂描繪壯觀的宇宙和天體,給玩家塑造出一個又一個華麗的舞臺。馬丁的職業生涯與Bungie工作室有著不解之緣,從自己開設音樂工作室到成為Bungie的全職員工,以馬丁為切入點,可以窺見Bungie以及游戲工業30年來的巨大變化。

2003年E3展會,《光環2》演示了一段長達9分鐘的關卡,星盟發現了地球,向非洲城市新蒙巴薩派出大軍,士官長則與星盟展開一系列的戰斗?;趾氲膱鼍昂图ぐ旱呐錁纷屵@段9分鐘的演示好評如潮,只有Bungie內部知道,游戲的開發進展并不像演示那般順利。

征戰銀河

由于Bungie主管杰森·瓊斯同時開展多個項目,人員調配也不合理,《光環2》的開發進度嚴重落后,E3的關卡是當時他們唯一拿得出手的東西。即使如此,這一關距離真正完成還遠得很。微軟最終同意將《光環2》延期至2004年年末發售,杰森終于取消了代號為“石膏”的原創新作,集中全部精力開發《光環2》,Bungie從此進入為期一年半的極限趕工狀態。

初代《光環》展現出的劇情僅僅是整個銀河系的冰山一角,編劇約瑟夫·斯塔頓希望為《光環2》引入更大的故事格局、更多的重要角色,多名資深演員為新角色貢獻了精彩的配音,迅速吸引了玩家的注意力。

在2003年E3引起轟動的《光環2》演示

《地獄男爵》的主演朗·普爾曼為游戲中的人類海軍統帥胡德配音

《光環2》的配樂陣容也算得上群星薈萃,多位搖滾明星慕名而來,其中的一些人分文不要,唯一的愿望就是讓自己的音樂收錄到游戲中,相較前作,《光環2》配樂中搖滾的比例明顯加大。

馬丁·奧唐納與邁克爾·薩瓦托里將《光環2》的原聲CD分為兩張盤發售,一號CD收錄了大量搖滾明星的完整歌曲,在游戲中,這些歌曲沒有演唱部分,僅剩伴奏。一號CD曾在全美Billboard音樂周銷量榜位列第162名,成為第一張進入前200名的游戲原聲。

二號CD全部由馬丁與邁克爾作曲,將游戲中的配樂以組曲的形式呈現,更接近于傳統意義上的游戲原聲,而非搖滾專輯。

在《光環2》的開發途中,馬丁和各路搖滾明星合作到入神,游戲發售后,他才意識到“配樂里吉他所占的比重太高了”。因此,他希望《光環3》的配樂回歸初代的傳統風格。

《光環3》的初次公開是在2006年E3展會上,馬丁認為“沒有其他預告片以鋼琴開頭,如果我選擇鋼琴,可以給觀眾獨特的感覺”。事實證明,《光環3》主題曲新加入的鋼琴部分確實成了點睛之筆。

《光環3》在2006年E3公布,再次引起轟動

作為舊三部曲的收官之作,《光環3》的很多關卡帶著前兩作的影子,配樂的旋律以前兩作為基礎,編曲更為復雜,將游戲的史詩氛圍烘托到極致。

在《光環3》中,馬丁本人最滿意的演出部分,源自傳奇難度的隱藏結局動畫,其配樂《Wake Me When You Need Me》的旋律源自初代結局的《Dust and Echoes》,給人以似曾相識之感,但士官長的臺詞卻從“一切才剛剛開始”變為“都結束了”。

傳奇難度通關才能看到的隱藏結局

對于馬丁和其他Bungie員工而言,這句“都結束了”宣告他們終于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對于從初代一路走過來的老玩家,這一幕足以勾起他們在6年間對于“光環”系列的美妙回憶,那是無數個日夜互相疊加的滄海桑田。

夜雨都市

《光環3》發售后,Bungie公布了與微軟分手的消息,作為分手的代價,Bungie還需要給微軟再開發兩款“光環”新作。雖然士官長在《光環3》的傳奇難度結局中來到了安魂星,給續作埋下了伏筆,但也僅限于伏筆,Bungie從未認真考慮過《光環4》的計劃,兩款新作《地獄傘兵》和《致遠星》最終都成了外傳。

充滿創新色彩的資料片《地獄傘兵》

《地獄傘兵》是《光環3》的資料片,開發規模較小,編劇約瑟夫·斯塔頓構思了這一作的大部分創意。游戲的主角變為軌道空降突擊部隊,俗稱“地獄傘兵”,他們也是人類方僅次于斯巴達的精銳力量。故事采用群像劇模式,由多名主角交叉推進流程,舞臺限定在非洲都市新蒙巴薩。

開發初期,約瑟夫向馬丁展示了幾張設定圖?!吧泶┖诩椎目战当?,行走于充滿霓虹燈的夜雨都市”,這一頗具《銀翼殺手》風格的概念讓馬丁為之著迷?!肮猸h”系列過去的配樂往往是獻給士官長的英勇贊歌,然而《地獄傘兵》是一部群像劇,因此馬丁把音樂的主題從角色轉移到場景上。

《地獄傘兵》的美術設定圖

《地獄傘兵》的關卡全部位于非洲,襯托銀河宏大的格里高利圣歌被直接放棄。在夜雨都市中,玩家慢慢尋找隊友在白天留下的線索,這部分游戲的節奏較慢,配樂融入了爵士樂元素,以薩克斯和鋼琴為主,曲風舒緩而優美。白天關卡的配樂較為傳統,通過激烈的鼓點營造出熱血的戰斗氛圍。

配音選角方面,《地獄傘兵》啟用了多名來自經典科幻美劇《螢火蟲》的演員?!段灮鹣x》的主演內森·菲利安是一名FPS玩家,從初代《光環》開始就迷上了這個系列?!豆猸h3》的雷達干擾器就是內森的創意,他因此在游戲中獲得了一副Bungie員工專用的護甲。

2002年播出的科幻美劇《螢火蟲》

內森在《光環3》中客串了一位陸戰隊員的配音,在《地獄傘兵》中他則出演空降兵隊長巴克,配上約瑟夫妙筆生花的對白,讓《地獄傘兵》的過場動畫更像是一部精彩的美劇??上П咀餮赜昧恕豆猸h3》過時的面部表情系統,對演員的還原度不佳,否則這一作的演出效果還能更上一層樓。

內森·菲利安出演的空降兵隊長巴克

《地獄傘兵》的片尾曲

《地獄傘兵》作為一部成本較低的資料片,拿出了絲毫不輸給正統續作的創新精神,新的角色陣容和音樂主題獲得一致好評,讓系列煥發了新的生機與活力,馬丁和約瑟夫這對Bungie的黃金組合再次交出了令人滿意的答卷。

勿忘致遠

《致遠星》的時間設定在初代《光環》的劇情之前,致遠星是人類僅次于地球的重要星球,在戰爭末期被星盟攻陷,士官長乘坐戰艦逃離了致遠星,留下來的部隊大都被星盟化為了灰燼。

這是一個結局早已注定的故事,但馬丁認為結局的懸念并非一切,他用電影《泰坦尼克號》做類比,即使你早就知道巨輪會在冰海中沉沒,你依然會被電影的劇情所吸引,這就是Bungie開發《致遠星》的目標。

約瑟夫基本上沒有參與《致遠星》的開發,馬丁則構思了部分劇情。故事聚焦于陸軍的“貴族小隊”,這是一支全部由斯巴達戰士組成的精銳隊伍。角色塑造則參考了《豪勇七蛟龍》和《拯救大兵瑞恩》等經典影片,每一名斯巴達都有屬于自己的特長,在戰斗的間隙,他們會聚在一起討論計劃,顯露出角色的個性。

性格迥異的貴族小隊成員

《致遠星》的開發周期長達3年,Bungie對本作的投入不亞于任何一款正統續作。游戲的引擎技術在《光環3》的基礎上進行了全面升級,引入了動作捕捉和面部捕捉。同為群像劇,《致遠星》和《地獄傘兵》的風格大相徑庭,貴族小隊的斯巴達都是久經沙場的戰士,寡言少語的他們很少在對話中表現出激動的態度,游戲更多利用動作和表情展示他們的心理活動,演出風格較為內斂。

音樂方面,《致遠星》相較系列過去的作品,曲風更加凝重深沉,接近于戰爭片而非動作片。人聲合唱得以回歸,但歌唱的曲調變為了獻給這顆星球的悲愴挽歌。

約瑟夫的缺席對本作的劇情造成了一定影響,游戲的故事在開發過程中歷經多次刪減,很多原本重要的角色最后都變得可有可無,比如初期的考古學家父女,馬丁本來打算騰出空間對他們進行深入刻畫,讓玩家對這顆星球的平民有更多的關心,然而相關劇情最終被大幅刪減,只剩下一條留給主線劇情的線索。

馬丁對本作最滿意的部分在于結局,從一開始,Bungie就敲定了主角貴族6號在致遠星陣亡的結局,如何表現這一結局成為了眾人討論的話題。最終的呈現是馬丁中意的方式:面對無窮無盡的星盟大軍,關卡任務“生存”變為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目標,主角最終力竭倒地,其頭盔則永遠留在了致遠星的地表,成為貴族小隊的紀念碑。

《致遠星》無法改變的結局

《致遠星》結局配樂

玩家對于《致遠星》的劇情戰役大體持滿意態度,游戲的問題集中在多人對戰部分,很多玩家反對的荒謬設計直到游戲發售也沒有做出改變。隨著工作室規模的不斷擴大,Bungie的企業文化也在逐漸變質,管理層越發傲慢自負,這最終導致馬丁等老將離開Bungie的結局。

守護光能

《光環3》發售后,Bungie內部同時開發了3個項目,除了《地獄傘兵》和《致遠星》,還有新作《命運》。對于Bungie的最后三部“光環”系列作品,杰森·瓊斯基本沒有參與開發,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命運》上。

另一方面,曾為“光環”系列做出重要貢獻的策劃吉米·格里斯莫卻對自己開創的套路感到厭倦。吉米希望《命運》在各方面與《光環》劃清界限:《光環》是科幻游戲,那《命運》就應該是中世紀奇幻游戲;《光環》是第一人稱視角,那《命運》就應該是第三人稱視角。吉米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命運》具備有別于《光環》的新鮮感。

《命運》早期的設定圖,采用中世紀奇幻風格

問題在于,此時Bungie經過幾輪擴招,新員工占了極大比例,這些新人喜歡“光環”系列,他們就是為了開發科幻FPS才加入Bungie,實際上,他們也只有開發科幻FPS的經驗,不愿走出舒適區。隨著時間的推移,《命運》在各方面變得越來越像《光環》。

杰森·瓊斯也希望《命運》維持科幻FPS的基本架構,只要加入更多RPG元素就行了,但是對于FPS和RPG兩個類型之間的矛盾應該如何解決,Bungie內部并沒有討論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嚴重影響了開發進度。這期間,與杰森·瓊斯意見不合的吉米·格里斯莫被迫離職。

音樂方面,馬丁·奧唐納提前制作了一張名為《天體之音》的組曲CD,作為游戲的鋪墊?!疤祗w之音”的概念可追溯到古希臘時期,天文學家和數學家認為太陽、月亮和行星等天體的運行軌道遵從固定的規律,就像音樂的旋律一樣充滿了美感。

馬丁將這一概念深化,在《命運》的世界觀中,被戲稱為“大白球”的天外來客“旅行者”來到太陽系,賜予了人類大批科技,使得人類可以在太陽系內隨意遨游。也許“旅行者”早在幾萬年前就已經向地球發出信號,但遠古的人類沒能理解這一信號,卻將其當作音樂來處理。這樣的話,人類的音樂從一開始就是來自宇宙的造物。

被戲稱為“大白球”的“旅行者”

《命運》的舞臺橫跨太陽系的多個星球,因此《天體之音》的曲目以星球為標題,并賦予每顆星球一個主題:月球的神秘、水星的熱血、木星的狂喜……通過宏大的交響樂,馬丁描繪出太陽系天體的壯麗。

《天體之音》水星組曲《The Union》的片段

CD的最后一曲《The Hope》則是重頭戲,由前披頭士樂隊成員保羅·麥卡特尼參與作曲,表達了地球蘊含的希望。保羅的兩個孫子非常喜歡玩《光環》,因此他同意了和Bungie的合作。保羅知道自己不了解游戲配樂,在合作途中,他沒有身為大牌的架子,盡量配合馬丁的要求,讓馬丁感動至極。

年輕時的保羅·麥卡特尼

從左至右為:保羅·麥卡特尼、馬丁·奧唐納、邁克爾·薩瓦托里

《命運》的音樂部分按照計劃順利推進,其他方面卻出現了大問題。作為主管的杰森·瓊斯對于很多決策猶豫不決、朝令夕改,導致游戲開發進度大幅延遲。編劇約瑟夫·斯塔頓表示,杰森曾經跟他說“這樣的劇情不錯”,過了一個月又表示“這樣的劇情不行”。角色成長和裝備系統也存在類似的局面,遲遲無法拍板。

坐不住的約瑟夫試圖親自拍板,他在2013年夏季剪輯了一段兩個小時長的視頻,內容涵蓋了《命運》的主線劇情,不過很多畫面和音效都是半成品。這段視頻在Bungie內部的反應褒貶不一,有人覺得太過簡陋,還有人覺得故事本身并不差,只是畫面和音效需要打磨。

約瑟夫推出這段視頻的目的是讓Bungie內部找到方向并為之努力,杰森卻否決了這個半成品,要求在短時間內重寫一版故事。不僅如此,他還把約瑟夫及大部分編劇排除在故事團隊之外,寫劇情的人變成了一堆策劃,甚至美術,杰森此舉無異于自毀長城,馬丁表示反對,但無濟于事。

3種守護者職業的設定圖,從左至右為獵人、術士和泰坦

2013年9月,約瑟夫離開Bungie,隨后回到了微軟。馬丁試圖為重寫的劇本指導配音,然而劇本幾乎每天都在變動,走進錄音棚之前,連馬丁自己都不知道這一天拿到的劇本寫了什么,自然無法做出進一步的指導。

在“光環”系列中,馬丁的工作節奏是在4個小時內錄制300條臺詞,現在這個數量增加到1000條,其中包括“我沒時間解釋,為什么我沒時間解釋”這種糟糕的臺詞,情況如此,無論多么優秀的指導,都無法挽救《命運》的配音演出。

馬丁本人最初對《命運》的配音工作寄予厚望,他邀請了內森·菲利安等老朋友,作為編劇的約瑟夫·斯塔頓也給這些老朋友設定了幾個關鍵角色,比如內森飾演的獵人職業導師“凱德6號”,這原本是一個風趣幽默、充滿魅力的角色,在劇情中占有重要地位。然而,在杰森自毀長城重寫的劇本中,凱德6號等關鍵角色的劇情被大幅刪除,故事也變得十分薄弱。

內森·菲利安出演的凱德6號

2014年4月,馬丁宣布,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他本人被Bungie開除了。實際上,從2013年E3展之后,Bungie高層就一直盤算著把馬丁開掉。事件的起因源于《命運》的發行商動視私自更改了游戲E3預告片的配樂剪輯,馬丁對此公開表示了不滿,動視認為這種“家丑外揚”的影響不好,慫恿Bungie開掉馬丁。

馬丁隨后將Bungie告上法庭,索要拖欠的利潤分紅與加班費,并最終勝訴,拿回了自己應得的報酬,之后馬丁再也沒有給Bungie的游戲做過配樂。

《命運》在延期一年后,于2014年9月發售,游戲的畫面、音樂和操作手感贏得一致好評,但角色成長和裝備系統簡陋,關卡內容不夠豐富,劇情更是蒼白無力。

隨后,動視找來暴雪內部《暗黑破壞神3:奪魂之鐮》的團隊,手把手指導Bungie如何設計角色成長和裝備系統。劇情方面,Bungie重拾了約瑟夫之前留下的故事,經過一定修改后發布,讓凱德6號等角色歸位,故事終于恢復了應有的生機與活力。

這些亡羊補牢之舉,讓2015年《命運》的資料片《奪魂之王》成為系列的翻身之作。資料片幾乎每一個部分都比原版更好,唯有音樂除外。

《奪魂之王》為3個職業加入了新技能

馬丁·奧唐納離開Bungie后,以《奪魂之王》為起點,常年擔任二號輔助崗位的邁克爾·薩瓦托里就此成為“命運”系列的頭號作曲人。挑大梁的邁克爾拿出的音樂質量算得上優秀,只是比不上前作。這證明即使沒有馬丁的合作,邁克爾依然是出色的作曲人,可是,馬丁的離去絕對是Bungie無可挽回的損失。

2016年,《命運》推出了一部中規中矩的資料片《鐵騎崛起》,宣告初代即將收尾。續作《命運2》的開發過程基本上把初代時的遭遇重復了一遍:2017年的《命運2》本篇內容匱乏、系統簡陋;2018年的資料片《遺落之族》對系統進行了大幅改進,提升了游戲的口碑;2019年的資料片《暗影要塞》平穩發展,內容中規中矩。

時至今日,《命運2》已經完全脫離動視,成為Bungie自主發行的游戲,內容還算豐富的免費版也吸引了一部分新用戶。除了少數向初代致敬的關卡之外,玩家再也聽不到馬丁作曲的音樂,如今的《命運2》已經成為邁克爾的天下。約瑟夫為命運設定的世界觀則基本延續到了今天,他最初構思的部分劇情,依然在《命運2》的免費版里發揮著余熱。

繼承衣缽

勝訴后的馬丁·奧唐納于2015年成立新工作室Highwire Games,之前離開Bungie的策劃吉米·格里斯莫也加入了進來。Highwire是一個游戲開發工作室,而不僅僅是制作游戲配樂,工作室的首款作品是PSVR獨占游戲《巨像》,于2019年末發售?!毒尴瘛返拿佬g和劇情得到了好評,馬丁作曲的音樂則是最大的亮點,但其他方面令人失望。

PSVR獨占游戲《巨像》

為了從Bungie手中接管“光環”系列,微軟成立了343工作室,《光環4》的美術和劇情采用了新的風格,配樂則融入更多電子打擊樂元素?!豆猸h4》的原聲CD在全美Billboard音樂周銷量榜曾位列第50名,創下了游戲原聲的新紀錄。

從烘托游戲氣氛的角度來講,《光環4》的配樂出色完成了任務,不過單獨聆聽的效果就要遜色一籌?!豆猸h5》試圖模仿馬丁的老風格,也留下了《The Trials》這樣的經典混音曲目,但弦樂在原聲CD中所占比例過大,略顯失衡。

脫離了馬丁的“光環”正統續作配樂讓人感到一絲遺憾,不過,如果把范圍擴展到正統續作之外,系列的配樂發展還算順利,比如《光環戰爭》的配樂就贏得了一致好評。

湯姆·薩爾塔被老玩家譽為“最有希望繼承馬丁衣缽的作曲家”,初代《光環》的配樂曾經感染了湯姆,激勵他進入游戲行業,后來他負責了初代《光環》和《光環2》復刻版的音樂工作,可謂夢想成真。

如果說復刻版的音樂依然建立在馬丁的基礎之上,缺乏原創性,那么《斯巴達突襲》和《斯巴達打擊》這兩款新作的音樂,就足以證明湯姆的才華,可惜兩款游戲本身只能算小品,影響了音樂的知名度。

《斯巴達突襲》的原聲音樂,沒有CD,只有電子版

展望未來,馬丁因為與Bungie決裂,沒有在“命運”系列中與邁克爾合作,但他相信二人在未來還有合作的機會。此外,在微軟的經營下,馬丁的經典作品也登上了更多平臺。

《致遠星》在2019年末移植到Xbox One和PC后,首周便吸引了300萬用戶。Xbox One版《士官長合集》已經收錄Bungie時期的全部作品,PC版則會在2020年內陸續移植完畢,讓經典作品煥發新的生機。

《士官長合集》最初只包括4部正統作品,后來加入了兩部外傳

馬丁認為自己對音樂的口味相當包容,除了夏威夷音樂之外,他喜歡所有風格和流派的音樂,這一點也體現在“光環”系列多變的曲風上。如今的年輕人大都聽著電子樂和說唱樂長大,馬丁希望“光環”系列能夠成為帶領年輕人探索音樂世界的起點,擴展他們的口味,讓他們對古典音樂和交響樂產生更多的興趣。

很多流行樂隊和交響樂團的成員都表示,“光環”系列是他們投身于音樂的原動力,這份激情讓馬丁倍感欣慰,在這些后輩中,也許會誕生下一位衣缽的繼承人,將音樂的火炬傳遞下去……

部分參考資料

TotalAudio:《神話2》配樂訪談

InsideMacGames:電腦游戲音樂談

MacCentralOnline:專訪Bungie音頻導演

GDC2002:智能的幻覺,《光環》中關卡和AI設計的結合

ScoreCentral:專訪《光環》配樂馬丁·奧唐納

1UP:《地獄傘兵》音樂幕后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0

作者 NemoTheCaptain

No greater good, no just cause

查看更多NemoTheCaptain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河北省体彩11选5规律 22选5连线走势图表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快赢481最新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高频彩走势图 如何用互联网创业赚 七星彩排列七开奖号码 四肖期期中准四肖精准期期 北京快乐8技巧 意甲连续进球纪录 开元棋牌app官网下载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