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游戲大廳

“大廳里還有很多地方,我都去過,不過大多忘了?!?/p>

作者投稿肖達明2020年06月08日 17時56分

我是90后,從小學起開始上網玩電腦,一度有些網癮,精神生活幾乎寄托在網絡上。

我一度在生活方式上對身體采取輕視的態度,吃飯和消費都是數量優于質量。我不怎么與人打交道,面對種種欲求,網上都有捷徑可走。

這是一種凈化,從身體里擠干凈欲望,在空虛的地方填充實體,那些屏幕里的聲色都是靈魂腸胃的觀音土,創造了假的飽腹感。我相信自己飽著,于是就不做餓漢事,看上去沒有欲望,其實只是消化不良。

我迷戀上網的原點應該是某個公司的網絡游戲大廳(簡稱“大廳”)。我在大廳里消磨了童年的相當一部分時光。我越是想它,越覺得它是一個有趣的寓言。那個地方和我的帳號已經不復存在了,在整個互聯網上,我能找到的信息也寥寥無幾,但我還有記憶。

我要把關于它的幾個記憶寫下來。

大廳里的房子

十多年前,上網是件需要專注的事。那時都使用電腦硬盤里的軟件,打開就打開,關上就關上。

于是,大廳很像一個明確的地點,經由特定的文件夾路徑,找到那個圖標,進入之后,最好確保桌上放著飲料,食物觸手可及,座椅靠背角度合適。離開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大廳就在我家主臥靠窗那個灰蒙蒙的屏幕背后。登錄賬號,走進這個房間,眼前就是菜單。

一個游戲大廳(圖片來自網絡)

左上角是我,一個穿白背心、平底短褲,偏分頭的男孩兒,男孩兒的圖形是二維的,和QQ秀上的紙片人差不多,男孩兒右邊有個框兒顯示“金幣”,還有服裝商城和“我的家”。金幣可以購買服裝和家具,還可以在娛樂區消費,購買游戲道具。

娛樂區是大廳的核心區域,我的朋友和敵人都在那里活動,這我之后會談到,但我想先聊聊“我的家”。

“我的家”就是紙片人的房間,房間是二維的,但做出了空間感,有點像上學時學過的立方體圖示。最初家徒四壁,隨著塞進的家具越來越多逐漸充實??梢园训靥嘿N墻放在半空中作為二樓地板,打造一間Loft住宅,也可以把壁紙換成原野之類的自然風光,再用屏風和地毯堆疊成擁有庭院的小別墅。

新浪家園的畫面已經不可考,但和QQ家園風格相似

時間多花在家裝上。我花費了無數個小時來構筑這一居所,采用了普通的室內壁紙,用簡約的白藍格地毯搭建了一個Loft,把上下兩層塞得滿滿當當。

之所以投入這么大的熱情,大約是因為現實中的住所令人不滿,那個客廳里昏暗貧瘠,硬木沙發套裝和電視柜圍了一圈,中央放著飯桌,到處都是分明的棱角,碰著就令人齜牙咧嘴??蛷d的墻面被一面巨大的鏡子覆蓋,在視覺上將客廳擴大為兩倍,在陰暗的室內泛著藍光,照得人仿佛索債的冤鬼。我常被自己的身影嚇得一顫。

臥室我也不喜歡,一張巨大的木板床占了太多面積,我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在下面——電視新聞里的失蹤者、意外死亡者,北去的逃犯,還有南下的妙齡女子。他們也許偷偷躲在一起,在床板下抱成團,也許并不會嫌擁擠。

除了這些問題之外,我真正的家還顯得那么陳舊,一切都是方正、巨大、多棱多角的。于是,我才在“大廳”里尋找理想的住所。

我把那間Loft下層用屏風隔出許多小房間,仿佛一個迷宮,說不清哪里是客廳,哪里是書房,哪里是娛樂室,哪里是衛生間。

紅木衣柜放在日式馬桶旁邊,高級液晶電視擺在灶臺上,休閑真皮沙發套裝前是臺球桌,茶幾緊靠著自動跑步機,空調徑直安裝在一道薄薄的屏風上。那些無盡的裝飾畫和相框,都被一盆盆的金錢樹、平安樹和大樹蘿遮蔽著。雙人彈簧床被玩偶淹沒。到處都是貓和狗,而且,一切都是3份甚至多份的。在我的家里不存在留白和余地。

我把家裝的截圖發在“大廳”的BBS里,網友們都罵我,說這是能夠想象得到的最差的居住環境,一個巨型廢棄家具倉庫。網友說這個樣板間就是土包子一夜暴富之后的結果。他們說我“就是個傻×小學生”。

我不同意他們的觀點,我在其中感到安全。我夢見自己出現在里面,在泰式按摩浴缸里泡著澡,身旁就是裝滿飲料的冰箱,伸出手就可以從書柜里拿出王小波的小說,打個響指就啟動家庭影院。然后,洗完了澡,我赤身裸體地從浴缸里走出,踩著滿地都是的毛絨玩具走向其他地方,任何地方……

想想這有多美好,一個人住的時候也許不會嫌棄孤獨,到處都有事可做,反而對于兩個人來說,空間就太擁擠,離了胳膊挨著肩膀。

在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好的就是滿的,極好的就是滿得溢都溢不出來,生活就是藏在其中偷著樂。到了中學時代,一切都變了,你有沒有試過把大剪刀插進毛絨玩具,從中間切開,十指插進縫里往外面撕。許多羽毛會飛出來,弄得地面狼藉。

和“蓋世太鴇”結婚

不過,我不是來談中學時代的。我在中學時代遇到許多的偽君子,討厭你,就口蜜腹劍。

在大廳里不是這樣的,這里的人們大多很真誠。我是在大廳里學會那些千奇百怪的臟話的。到了小學五年級,世界上已沒有我說不口的污言穢語。

我認為臟話是一門藝術。我在臟話上的造詣非常高,一度給我引起不小的麻煩,這個之后就會講。

在大廳里,我很喜歡“圖聊”。圖聊中有非常精致的手繪背景,涵蓋各種鬼馬的主題,比如“玩具屋”“動物之森”“陽光海岸”“南瓜小屋”“冬季雪原”“吸血鬼古堡”等。

在圖聊里聊天,先要有一個房主創建聊天房,取個名字。大家登錄進去,各自的紙片人形象就會隨機出現在畫面中,可以通過鼠標移動位置。

一個圖聊房間(圖片來自網絡)

聊天的時候,就在對話框里輸入文字,按下回車鍵,文字就會顯示在人物腦袋上一個漫畫式的泡泡框里。

不僅只是聊天,圖聊還設計了互動機制——聊天魔法。這是一系列視覺特效。內容主要涉及各種惡作劇,比如扔一坨大便在人頭上、讓人放屁、把人放在棺材里、放狗狗咬他、掉磚頭砸他、用箭射、用火燒、送他去監獄、在他頭上撒鹽……都是各種殘酷又好笑的事。

通常來說,走進一個聊天室,最普遍的打招呼方式之一就是給人扔去一個炮彈,然后對方就要問候你母親。人人都會介意別人對自己施放的魔法,不介意的人大多是在掛機。原因之一很簡單,這些魔法都需要耗費“魔力”,而“魔力”是需要花費金幣的。那些斗法都不是完全的兒戲,是一個人用金錢戲弄另一個人。

聊得都是錢(圖片來自網絡)

當然,另一個原因更加微妙,那就是我們非常認真地對待游戲里扮家家式的設定。比如進入“拳擊場”之后一定要施放“拳套”魔法打招呼——從空中打來一個巨大的紅色拳擊手套,揍得人發昏。圖聊可能聚集了全國各個地區的小學生,大家都非常認真地對待角色扮演。

我在圖聊中有過一幫兄弟,叫做“蓋世&魔族”。我是“魔族太子·明”。我們這個家族有上百個小學生,只有族長是一個初中的太妹。

我在蓋世&魔族里待了整整一年,最后升到了“左護法”,相當有榮譽感。不過后來我退了族,因為一個右護法調戲我“老婆”,族長不理會我的申冤。

是的,我在圖聊里還有“老婆”,她真名叫湯蘭,是上海女孩,認識她的時候我小學三年級,她四年級。

我們談戀愛的一星期后,她要和我開視頻,還吹噓說她是班花。為了看看班花,我專門跟父母要了錢買攝像頭,他們只覺得好笑,不覺得是早戀,所以同意了。

開了視頻,畫面剛一顯示,出來的是一張長長的馬臉,有著硬木家具一樣清晰的棱角。這個女人大概有30多歲,瘦得非??蓱z,兩只凹陷的眼睛看著我,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她非常嚴肅地問我,聲音嘶?。骸澳憔褪恰痢痢涟??”

這當然不是湯蘭,而是湯蘭的媽。如今我早就忘了湯蘭的模樣,但忘不了她媽。是她媽堅持要開視頻的,她怕我是個不懷好心的成年男人,在網上勾引她的女兒。這是一個誤解,因為實際上是她女兒勾引我的。

我最初遇見湯蘭,是在一個名叫“花滿清樓”的房間里。我是出于好奇點進去的。進去之后,5個穿著華麗、濃妝艷抹的女子把我團團圍住,吆喝著問我“玩嗎帥哥”,一邊吆喝,一邊身子還左右轉動作扭捏態。原地點擊鼠標左鍵,紙片人就可以左右翻轉。

當時我還沒有撞見同學的表哥看小電影,對這里可能發生的事毫無概念。我問這些女孩玩什么。她們就不再理我了,站在角落里的湯蘭便朝我移動過來。

當時,“花滿清樓”用了“大酒樓”這張背景圖,畫面里有幾張八仙桌、梁柱,四處掛著燈籠。除了那5個圍住我的女子外,還有倆女的在角落里待著,其中之一名叫“夢幻女孩”,正與一個男的并列站在屏風后。

另外一個就是湯蘭。她的角色穿著開叉的紅色絲綢旗袍,她背對著我,氣泡框里浮現8個字:“這是什么地方,懂嗎?”

我問她是什么地方。她說:“就是PK和JN親嘴的地方,親了嘴就會生孩子?!闭f完,從她的頭頂冒出一條粉色的鯉魚,嘴唇圓圓厚厚的,好像馬桶的皮撅子附著在我頭頂上,甜蜜蜜地打了個啵兒——這是一個免費魔法,名字就叫“接吻”。

我當時既不知道接吻的確切含義,也不知道怎么使用魔法。所以親完嘴我半晌沒有動靜,過了一會,我被強制踢出了房間。系統提示,“‘蓋世太鴇·靈兒’把我踢出了房間”。

我去問同桌:“要是和女孩子打了啵兒,該怎么辦?”她說:“你就得娶了她?!?/p>

于是,第二天,我滿世界搜索她的ID,湯蘭在哪個房間,我就去哪兒,對她一遍又一遍施放接吻魔法,她澄清說自己是“LB”,不是“JN”,更不是良家婦女,我不懂其中的區別,只知道我得娶了她。她躲了好幾個房間都躲不過我,最后勉強答應做我的“老婆”。

我花了僅有的一瓶魔法藥水。施行了名為“婚禮”的大型魔法,這個魔法的效果是讓場景內的所有人都在瞬間站到兩翼,在正中留出一條婚禮儀式用的通道,然后全場奏響《婚禮進行曲》,我和湯蘭牽著手,一幀接著一幀地走到場景的正中央。

大型魔法之一,婚禮魔法的圖片找不到

整個過程只有圖形的瞬間變化,沒有實際連貫的動畫動作。在儀式的最后一刻,從我們各自的頭頂都出現了鯉魚,一條藍色的,一條紅色的,它們代替我倆,在空中接了一個綿長的吻。

接這個夢幻的吻的時候,我才小學三年級,是首次接觸電腦。離我四年級在同學家里看他表哥放小電影只剩下一年時間。

童年飛快地消逝。

臟話與足球

我和湯蘭總是聊個、親個沒完。

我們會說各種事情,最后回到她的體重上,世界仿佛是以她的體重為圓心展開的。好天氣是適合減肥的天氣,可口的食物總是變成脂肪。同桌男生捏了一下她的肚子,她不覺得憤怒,只覺得羞愧。

相比之下,我則在不停地吹牛,在這方面我有很大的癮。別人有的,我總要說自己也有,如果確實沒有,強撐場面也顯得牽強的情況,我就說自己在為之努力。

我在25歲的時候已經不懂女孩子了,但小學時我挺受歡迎。班上很多女孩喜歡我,我最喜歡的卻始終是湯蘭。就像《小王子》里說的,當你為一朵玫瑰花澆水,她就會從整片玫瑰園中脫穎而出,成為“你”的玫瑰,最美麗的那一支。這是一段奇怪的初戀,我們只是各自坐在電腦面前,打字而已。

我確實在她身上花了很長時間,每天在圖聊里泡著的人,似乎都有用不完的時間,大家都在找彼此的茬。我曾經單獨進入一個房間,站在“陽光沙灘”上。除了我之外,房間里只有一男兩女。

在長達半個小時的時間里,她們討論的話題是,那個男孩臉上的笑和我臉上的笑,哪一種更好看。我聽著她們聊了半個小時,在屏幕后笑了起來。那些日子充滿了不重要的談話,充滿了冰淇淋的味道、老師的禿頭和不合格的考卷。

隨隨便便就能打發掉無數的時間

我見過另一個小學生依次登錄每個房間,向每個人扔米田共,扔完就跑。

我還見過一個人不停說臟話,任何人反過來問候他母親,都會被他追著罵全家,從一個房間追到另一個房間,從全服務器喇叭喊話到私聊,他像瘋狗一樣絕不松口——那時沒有語言過濾機制。

我每次看到他出現就會拿出漢語詞典?,F在的互聯網上屏蔽臟話的效率非常高,但我不認為人的素質有很大提高,不罵臟話不代表人們開始講道理,離開了臟話的直接惡意,還能借尸還魂于種種粗暴的觀點。人們還是可以構陷和打擊他人,真理的標準成了人多勢眾。

而那是一個不太放冷箭、不扣帽子、不妄稱正確的時代,一個人們對他人的母親無比關心的時代。

前面提到我曾是“臟話小王子”。這個稱號并不是我在圖聊里得到的。在湯蘭面前,我的臟話說得很少。

我是在大廳娛樂區一款名叫《暴笑足球》的游戲中掙得的聲名。把我帶進這款游戲的就是當初湯蘭手下的夢幻女孩。湯蘭當了我“老婆”后,夢幻女孩與我們依舊來往,還一度和我語言曖昧。在現實中,她其實是一個30歲的大男人。

夢幻女孩說:“圖聊也就是我們這些小孩過家家,《暴笑足球》才真叫好玩兒?!?/p>

他帶著我踢了幾場足球,確實挺有意思的?,F在《暴笑足球》已經在國內玩不到了,但許多設計在當時看來極其有趣。

那是一片二維平面,縱向呈現的綠茵地球場,紅藍兩隊按照標準站位各據半場?;疽巹t只有一條:開場之后,把球踢進對方球門,除此之外再無約束。

這個游戲是長這樣的

玩家操縱的球員可以用腳踹對方搶球,也可以放屁臭暈對手。不同的球員還有不同的大招,比如“刀疤仔”的大招是“狂打亂踢”,所經之處人人被揍;“大胖”的大招是“超級大屁”,一個屁可以沖刺半場。我最喜歡的球員“教練”的大招是“無影腳”,能一腳瞬間踢昏對手。

在我印象中,這個游戲一直運營得不冷不熱。小學六年級時,服務器內同時開賽的房間不到10個,大多是人數寥寥幾人的殘局。這款游戲有一些競技性,要苦練手感,上手門檻并非很低。開賽后被老手踢到無法動彈,連球的邊都挨不著是常有的事。

夢幻女孩教我玩弧線球,蓄力的時間要拿捏得恰到好處,蓄力時間越長弧線越大,球也踢得越遠。只有菜鳥才踢直線。

他還教我小球過人,輕輕一道弧,球已到對方身后。他還教我“神龍擺尾”,即高速側身放屁。

某天的黃昏,他傳授給我絕技。他一個屁沒放,以莊重平緩的步速帶球走向球場的一角,面朝著墻壁踢出一球,球砸向一堵墻,又反彈向另一堵墻,再次反彈為一道極長極彎的大弧,在繞過半個后場落入了球門之內。球進的同時滿場都是歡呼,他一動不動,而我在輸入框里歇斯底里。他說,這叫“魔術球”。

我想不到球還能這么踢

夢幻女孩教我的不僅是這些,還有他為人處事的方式。他帶我玩之前就已在論壇里聲名鵲起,被公認為全《暴笑足球》里嘴最臭、臉最厚的人妖玩家。

我與他組隊踢球,常常驚嘆于他運球的同時不耽誤打字罵街吹牛的本事。他總是罵個不停,贏了球罵傻×,輸了球更要罵傻×。不僅罵,還要抵賴。有時他輸了球,出了房間卻不肯承認,四處吹牛說自己水平第一,編造自己戰勝各路大牛的故事。

他在我之外還吸引了不少徒弟,我是大師兄,出師得最早。

一天,他讓我和他踢對手,帶著另外幾個徒弟打比賽,原本只是玩玩,可我贏了他。

他說:“這個不算,再來?!?/p>

我又贏了他。那天,我們這群人踢了一場又一場,徒弟們都非常沉默,我總對他毫不留情。他在QQ上聯系我,說他狀態不好,讓我輸球給他,別讓他太難看。對了,他的QQ號也是女號。

可惜的是,那天我并沒有登錄QQ,他以為我是故意的,說了許多令人難過的話,于是我們決裂了。

后來別人告訴我,他承認自己都30歲了。我到現在也不真信,我覺得夢幻女孩就是個小學生,說不定還真是女的。

惹禍的“表弟”

從“夢幻女孩”那兒出師之后,我在足球游戲里的等級排位直線上竄,從最初的“赤腳”打到了“足球鞋”。整個游戲里才有30多個足球鞋,誰是高手一目了然。高手們形成了一個小圈子,人人都關注對方的水平和人品,還常常做“英雄榜”。

一場對局開始前

我的技術越來越好,脾氣也越來越壞。贏球時我自吹自擂,輸球時我總是怪罪隊友,話說得很難聽,結果有一天闖了禍。

全游戲唯一的“黃金球鞋”玩家“劍大”微服私訪,開了赤腳等級的小號來我帶徒弟的房間玩。

我看見菜鳥總是很興奮,想教他幾手。他很謙遜地表示愿意跟我學技術。于是,第一場比賽我讓徒兒們都不動,我教這個菜鳥踢小弧線,玩“神龍擺尾”。結果,我提出教他什么,他都立刻表示自己會。我把自己的絕招拿了出來。

結果,他連“魔術球”都會。

第二場比賽開始前,我已積了一肚子火。拿出渾身解數和他踢,那可能是我遇到的最艱難的一場比賽,我不停地罵徒弟,說出極臟的字眼,我罵他說,你是帶球還是帶你的死人頭呢?×××的。

艱難獲得一局勝利后,我得意洋洋。那個赤腳小弟說:“你的嘴巴真是臟?!?/p>

我說:“你算什么東西?!?/p>

他退出了房間,不到兩分鐘后,劍大本尊來到我的房間。

我說:“真不好意思,剛剛是我表弟在玩?!?/p>

這是我的“表弟”首次登場。劍大看了我的笑話,識破了我的謊言,但是沒有當眾指出。他沉默地踢完了那場球,然后一言不發離開了。

我卻走不出去了,我的“表弟”繼續和其他人踢球。

我經常代入“表弟”,說出的話要多臟有多臟?,F在我們玩游戲罵臟話帶有游戲的成分,被罵的人反而覺得好玩兒。但在我印象里,《暴笑足球》的球友對待侮辱和勝利都格外認真,沒人喜歡素質低的玩家,就像沒人喜歡我師傅。

比起過去的師傅,我的優點是輸了就認。

不過慢慢地,我開始把失敗也推到“表弟”頭上。

那個詛咒人全家的人是我“表弟”,那個進烏龍球的是我“表弟”,那個像瘋狗一樣追著隊友放屁的是我“表弟”,那個在論壇上到處和高手約球,輸了找借口的也是我“表弟”。

為了讓別人相信他的存在,我煞費苦心。我曾在BBS上發過兩個有名的帖子,在第一個帖子里,我把當時自己會的臟話全部傾瀉進去,1000多字的公告板上,沒有一處清白的地方,我感到一種邪惡的快樂。

這個帖子犯了眾怒,群情激憤,我又立刻發了第二個長貼。歷數我“表弟”的不是,向之前侮辱過的人道歉。

為了彌補我和“老婆”越來越貧乏的交流,我也向她介紹自己的“表弟”,我說他比我小一歲,是個大胖子,滿嘴污言穢語。我常常和他打架,但身邊的大人都叫我原諒他,因為他不像我,他是個孤兒。

有一天,我的“表弟”對“老婆”說:“美女,我哥不在,我想摸你?!?/p>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被領著看了小電影。湯蘭很久都沒說話,就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繼續聊她的體重和減肥計劃,還有班上追她的男生。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對我不滿了。

某天,有人組了一個高手局,我的狀態很差,便又喚出“表弟”來裝瘋賣傻,我沒敢指名道姓地罵誰,但丟了球就扔出幾句無所指的臟話,侮辱某個無所指的母親。

那場比賽,不論我怎么出言不遜,也沒人讓我閉嘴。除了我,所有人都沉默認真地踢著球,當時約了6場比賽,我們順利地踢完了5場。

最后一場比賽,我們隊隨機分配到我開球。

哨聲一響,他們就朝我沖過來,從4個方向圍住我,踢我,每一腳踢在我身上,都令我眩暈一剎那,在下一剎那,又飛來另一腳,或另一個臭屁。一、二、三、四。好像有人在背后打著鼓點,飛腿和臭屁的轟鳴依次響起,具有和諧的韻律,我在其中動彈不得,臉色青紫,兩只眼睛都呈現蚊香片的形狀。

踢我,打我,屁我。一、二、三、四。

就這樣,他們把我壓在原地踢打了整整10分鐘。沒有一個隊友出手相助。我也沒有強退游戲,我耐心地向大家解釋“表弟”的精神問題,但沒有一個人說哪怕一句話。漸漸的,我也沉默了。

踢我,打我,屁我。一、二、三、四。

比賽結束了。

這是我的“表弟”最后一次出現,但不是我的最后一場足球比賽,我的心態好得很。

最后我退出《暴笑足球》,就像我最后和湯蘭不說話一樣,都是因為我長大了一些,學會了厭倦。

我六年級時,湯蘭已經初一。她剛進初中就找了個有血有肉的男朋友,我已經無法理解她了。

我記得最后一次和她說話的時候,她說自己已經不胖了,原來她一直都不胖,只是沒有長開。

沙揚娜拉,大廳

大廳里還有很多地方,我都去過,不過大多忘了。

我記得棋牌游戲室,記得賽車、臺球、飛行棋、俄羅斯方塊,還有《野菜部落》《燃燒戰車》。我都蜻蜓點水地玩過一點,印象不鮮明。玩得最多的還是圖聊、BBS跟《暴笑足球》。

BBS里經常去的地方,是我在圖聊里的家族蓋世&魔族的專版。圖聊中充滿了無事生非,家族可能是主要因素。

圖聊里沒有生死之類的概念,唯一能霸凌別人的方法,就是用燒錢的魔法淹沒對方。一個人的氣勢有限,但一群人就可以用米田共糊得人說不出話。

我小學時看到一群5個人,圍成圈子包圍“鼻涕王”小張,在操場上,小張被5個人推來踢去,好像腳上的毽子。我在圖聊里干的事兒類似,我慶幸那都是假的。

我的家族傷害了我兩次。第一次是我成為“護法”之后,被授予了管理員權限。我自作聰明,想要做正派,就把蓋世&魔族的名頭改成“蓋世&英雄堂”,結果被會長置頂在BBS首頁批判,還凍結了權限。

第二次是發生了上述的事以后,家族里的成員對我不再尊重,三五成群趕來調戲我“老婆”,還挖出她當“LB”的往事。我沒有罵過他們——湯蘭在的時候,我的“表弟”已經不敢出來了。我寫了長文控訴他們。族長不管,我就離開了。

大概是在《暴笑足球》里被公開處刑,在圖聊里被家族除名后,我和大廳就漸行漸遠了,開始玩一些泡菜網游。大廳里的許多游戲其實就是從韓國引進的,在消磨時間的藝術上,他們真有天賦。

我開始寫作這篇回憶的時候,帶著一種溫柔的戲謔?,F在我不知道如何繼續下去,因為記憶篩除了太多東西。有時候我仔細想想,會覺得太可怕了。

記憶的連續性是我們人格的保證,我們記得的內容,就是生活的“容積”,生活真是個千瘡百孔的桶,那么多東西都漏掉了,那我們豈不是在干癟,死去?

“大廳”是虛擬的,但花在上面的每分每秒都是真實的。如今,我打開搜索引擎,尋找那些年的記憶,能找到的東西寥寥無幾。我的“家園”沒了,我的號沒了,我的BBS沒了?;ヂ摼W也是會忘事的。

我寫不下去了,如何去給回憶寫一個結尾?大廳是一個明確地點的所在,但離開它不像離開家。

沒有人為你送行,沒有門需要關上,沒有行李能夠帶走。我們只是不再去造訪。

我想湯蘭了。湯蘭,如果奇跡般地,你能看到這篇文章,請你聯系我,我只想知道你成了怎樣一個人。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3

作者投稿 肖達明

無知造就徒勞浪費

查看更多肖達明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2條評論

關閉窗口
河北省体彩11选5规律 体彩环岛赛能不能作弊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 天津时时彩历史记录 炒股的人一生穷兴业证券网上开户 湖北快3开奖记录 北京快乐8预测软件 pc蛋蛋怎么赚蛋快 快3的玩法中奖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