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假山下的童年

電子設備不普及的缺點在于,當你們不再共享同一座假山時,你們就失去了所有的聯系。

編輯牛旭2020年06月09日 17時11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一連幾周過去,小羅老師終于給我的夜話配圖了

我家小區樓下有座小廣場,花壇吶、綠植啊、塑料做的象棋桌一應俱全。出于某種謎一樣的審美,承包商還在小廣場中央蓋了座假山,那些被鋼筋混凝土加固的大塊石片像刀鋒般矗立著。遠看像巨型盆栽,近看像建筑垃圾。

一晃20多年過去,假山仍舊奇跡般聳立著。對于大部分小區居民來說,它仍舊是建筑垃圾,而且隨時可能脫落下一大塊兒石頭,砸壞一旁下象棋的老爺爺。但對我來說,那些丑陋的石片承載著我關于童年伙伴的許多回憶。

別誤會,這是我從網上找到的、一座像樣的假山,我家小區的假山要比這個簡陋10萬倍,而且周邊一圈沒有水,只有黃土和石頭

硌屁股王座

起初,假山上的石片棱角分明,就算沒有大人阻攔,也沒有孩子敢往上爬,我也是一樣。在假山剛建成的時候,我在小廣場上的娛樂項目僅限于在花壇里挖坑。不過隨著更多熊孩子搬進小區,情況發生了變化。某天,當我拎著自己的小鏟子和小桶趕到廣場時,發現一群熊孩子已然征服了這座假山,他們就像老版《西游記》里面那群猴子猴孫一樣依附在假山石上,當我朝他們打招呼時,他們仰視著我,臉上是鄙夷和不屑。

“想要和我們一伙玩,就先得爬上‘王座’,找到那后面藏著的寶藏!”假山上某只“小猴子”帥氣地跳下來朝我說。我看著他指著的方向,所謂“王座”,是一塊大石片被敲斷后留下的橫截面,它在兩塊刀刃形的石塊中間形成了一個凹陷,剛好放下一個小孩兒的屁股。還別說,那種感覺真的像是坐在王座上,就是有點硌得慌。

于是那天以后,我便不斷在假山上嘗試攀爬。假山雖然四處冒尖,但它的確不高,只要我嘗試著踩踏那些相對平直的橫截面就可以放心發力。

看到鐵王座的設定以后,我才意識到假山在自己心里也曾這么高大和危險過

類似的嘗試斷斷續續進行了一周,我終于在某個下午爬上了王座??上П瘋麃淼帽瓤鞓犯?,當我試著轉身尋找‘王座’寶藏時,才發現自己沒練習過如何轉身,于是,我想先下去看看踩哪里轉身合適,又發現自己沒練習過如何下去。

在電子設備沒有普及的時代,想要自證困難無比。當我哭著被姥爺從假山上解救下來以后,便失去了再次攀爬“王座”的勇氣。隔天才趕來的“小猴子”們自然不信我曾經爬上去過,于是我仍舊是一個人玩。

沒過多久,“小猴子”們對我來說就不再重要了。這一部分原因是,就算我學會了熟悉攀爬假山,他們也仍舊不愿意帶我玩,于是每天下午我都會更早出門占領“王座”,然后手里握著一把石子兒,把任何敢于靠近的家伙砸跑。唯一讓我感到遺憾的,是“王座”后面除了一堆垃圾,根本沒有真正的寶藏。真缺德,鬧了半天,我守護的就是一堆大石頭。

假山結義

后來,每個下午,我都一個人坐在“王座”上看著花壇和草叢。我一度幻想自己是守護財寶的巨龍,只是屁股硌得慌,而且太容易感到孤獨。好在我最終等來的不是穿著閃亮盔甲的騎士,而是兩個同樣中二的朋友。

小劉從農村來,他膚色黝黑,眉毛像是兩把匕首。第一次見面時,他像是炫技一樣,背了一首《詠鵝》,我當時沒聽過這首詩,頓時以為他是學霸,佩服到五體投地。小劉自然也非常佩服我——至少在他可以自由攀爬“王座”以前。

后來想想,他只是提前看了下個學期的課本

小錢從對面樓來,他皮膚巨白,說話的時候眼睛總是擠來擠去。第一次見面時,他因為言行舉止很有禮貌,得到了我和小劉的一致認可。

關于小錢這個人,我印象就沒那么深刻了。我記得他有段時間沉迷電視劇《蕭十一郎》(吳奇隆主演那版),當我們扮演自己喜歡的角色時,他總是主動扮演蕭十一郎……處于瀕死狀態的樣子。每次看著他閉著眼睛躺地上,然后小聲提示“快捅我一刀”都會讓我感到十分困惑。

但總之,一段圍繞著假山的友誼就這樣展開了。我們不斷開發著假山的娛樂價值,當我們看過關于宇宙飛船的動畫片以后,假山就成了我們的飛行駕駛艙,那些扭曲的石頭成為了座椅、那些立起來的石頭縫隙成了儀表盤。無數個下午,我們在“飛船”周圍跑來跑去,用嘴給“炮火”配音,等到了晚上,揉著酸痛的嘴巴回到家里。

不得不說,那個時候吳奇隆真是帥,難怪小錢那么喜歡他

我們也會自己制作一些道具來豐富游戲體驗。比如從樹上切下來一根合適的樹枝,把皮剝掉,再打磨光滑以后,那就是一把合適的“寶刀”了。除了用它來戳“蕭十一郎”之外,我們還會拿假山當假人練習“刀法”,直到這些樹枝徹底斷裂。為了延長樹枝們的耐用性,我還和小劉鉆研過很長一段時間“神秘藥劑”,那種液體的成分大都是自來水、花露水或者風油精,除了味兒特別大, 也起不到加固樹枝的作用。

故事的結局

關于假山的故事,我似乎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結局。小錢在某次游戲結束以后就人間蒸發了,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出事兒了還是搬走了;小劉根本不是學霸,聽他姥爺說,他的成績越來越差,同樣聽他姥爺說,父母后來甚至禁止他跑出來玩。再后來,我再也聽不到關于他的消息。電子設備不普及的缺點在于,當你們不再共享同一座假山時,你們就失去了所有的聯系。

假山比我們的友情更加堅固。當我的腳大到完全沒法攀爬它以后,我注意到一批又一批孩子圍繞著它繼續著游戲和胡鬧。起先,孩子們手里端著華麗的電子槍,后來,孩子們只是老老實實在象棋桌圍一圈,聽著其中某個人的屏幕里傳來的擊殺提示。

這真不錯,他們不用再傻兮兮地攀爬危險的石頭縫,冒著破傷風的風險尋找垃圾組成的“寶藏”,游戲能帶來的樂趣也比圍著石頭跑圈來得更豐富。更重要的是,10年也好,20年也好,升學、搬家、工作也好,他們都還能保留著彼此的聯系方式,哪怕這座蠢不拉幾的假山塌了、被拆了,還可以保留一段清晰的記憶和友誼。

0

編輯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顆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河北省体彩11选5规律 河北快三奖金是多少 上证50跑不过上证指数 极速快三稳定平台 十一选五技巧高招 快乐扑克3高手心得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幸运快三官网彩票 意大利pk拾 吉林市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体育彩31选7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