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角色撞臉明星,就得賠1000萬美元?

相比那些擦邊球廠商,還是老實人吃虧啊。

作者暴雪Boy_神焰2020年06月17日 19時35分

游戲圈里似乎永遠都不會缺少訴訟案件。

比如最近,美國超人氣女星、賈斯汀·比伯的前女友賽琳娜·戈麥斯宣布將起訴換裝手游《Clothes Forever》的背后的廠商Guangzhou Feidong Software Technology Co.以及游戲版權的擁有者、英國公司MutantBox Interactive Limited。

戈麥斯說,《Clothes Forever》宣傳海報中的某位游戲角色已構成對其個人肖像權的侵犯,故而她決定通過法律手段向相關公司索賠1000萬美元。

非但如此,好事的網友還發現,《Clothes Forever》的宣傳海報里不僅出現了疑似山寨版的戈麥斯,還有很多其他熟悉的疑似明星臉,其中包括蕾哈娜、泰勒·斯威夫特、金·卡戴珊、貝克漢姆夫婦等。

游戲中的疑似戈麥斯形象與本人的對比

其他一些熟悉的面孔

戈麥斯絕非第一個就游戲角色涉嫌撞臉而決定同游戲公司對簿公堂的明星,當然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遠古案例

經過數十年的發展,游戲業同影視行業間的跨界互動越來越頻繁,最直觀的體現就是,知名影視明星“參演”電子游戲正逐漸成為潮流。

僅以最近幾年的游戲來講,動視就曾特意聘請奧斯卡影帝凱文·史派西飾演《使命召喚:高級戰爭》里的大反派,“波蘭蠢驢”即將推出的《賽博朋克2077》里將有《黑客帝國》主演基努·里維斯登場,此外,小島秀夫的《死亡擱淺》也堪稱大咖云集……

對于游戲公司和明星而言,這種合作無疑是共贏,但也有畸形存在——出于不可明說的原因,部分公司選擇在自家游戲里啟用長相酷似當紅明星的虛擬游戲角色,并將此作為游戲賣點或宣發噱頭之一,《Clothes Forever》顯然就屬于此類。

這種打擦邊球蹭熱度的不良風氣在游戲圈內早就有先例。老資歷的玩家都知道Konami的經典《魂斗羅》,如果你恰巧還是一個好萊塢動作電影愛好者,肯定能一眼認出游戲里的兩位肌肉猛男直接翻版自史泰龍和阿諾州長?,F實中的史泰龍和施瓦辛格多年來一直都是對頭,兩人首度“并肩作戰”還是在2010年的動作電影《敢死隊》中,但在游戲里,他們早就是哥們了。

《使命召喚:高級戰爭》里的史派西

基努·里維斯出演《賽博朋克2077》,這很“《黑客帝國》”

包括異形在內,還原度堪稱爆表

Konami名下涉嫌蹭熱度的游戲不止《魂斗羅》一款——1987年,Konami出品了經典潛行動作游戲《燃燒戰車》(Metal Gear,“合金裝備”系列的前傳性質作品),眼尖的玩家發現,游戲封面上的主角索利德·斯內克無論長相還是裝束,都同好萊塢經典科幻電影《終結者》中的男主角凱爾·里斯極度相似。

里斯由動作巨星邁克爾·比恩飾演,《終結者》是他的成名作

《燃燒戰車2》于1990年發售后,玩家又找到了一堆明星臉:索利德·斯內克的俊臉明擺著源自人氣影星梅爾·吉布森在經典警匪片《致命武器》里的造型,坎貝爾上校的形象則同電影《第一滴血》里由理查德·克里納飾演的山姆·特勞特曼上校如出一轍。至于反派Big Boss,很容易讓人想到肖恩·康納利。似乎是為了避嫌,等多年后Konami推出《燃燒戰車2》的手機和主機移植版時,特地將這些角色頭像統統替換掉了。

游戲與電影的比較

和肖恩·康納利相似度極高

移植版《燃燒戰車2》啟用了全新的角色頭像

進入3D游戲時代,《合金裝備》正傳系列蹭明星熱度的做法似乎有所收斂,但我們仍意外發現,這時的蛇叔,準確地說是蛇叔一家子,同經典B級片《紐約大逃亡》里由動作巨星庫爾特·拉塞爾飾演的斯內克·普林斯肯(Snake Plissken)中校有著驚人的相似度(有意思的是,《合金裝備2》里蛇叔就曾化名Pliskin中尉)。

《紐約大逃亡》的導演兼編劇約翰·卡朋特曾公開說,《紐約大逃亡》的版權持有方Canal Plus一度打算起訴小島秀夫,但因為卡朋特本人很欣賞小島的才華,所以他主動出面說服Canal Plus就此作罷。

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繼續講蛇叔。拉塞爾顯然絕非“合金裝備”系列里的唯一臉模,因為蛇叔同好萊塢明星休·杰克曼也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小島曾經提到過,如果將來“合金裝備”系列出真人改編電影,休·杰克曼是他心中扮演蛇叔的最佳人選。

考慮到狼叔的年紀,如果真的出演真人電影,估計他只能化身老蛇了……

11區游戲公司蹭熱度不亦樂乎,歐美游戲公司也不怎么干凈——Epic Games的“戰爭機器”系列中,男主角馬庫斯·菲利克斯頂著一張神似約翰·特拉沃爾塔的硬漢臉,Rockstar Games的《橫行霸道4》里,主角尼克·貝里克怎么看都像是“惡漢”杰森·斯坦森的親弟弟。

馬庫斯和特拉沃爾塔

貝里克和斯坦森

除了國外,那神州的游戲公司呢?說到這里,必須點名宇峻奧汀的“三國群英傳”系列,后者別號“全明星群英傳”,歷代游戲里玩家可以輕易找到古天樂版太史慈、金城武版樂進、林志玲版貂蟬、張光北版劉封、趙文卓版馬超。

不只是亞洲影星,歐美影星也沒少在“三國群英傳”里“友情客串”,玩家得以在游戲里見證堪稱豪華的“好萊塢星團”,包括但不限于阿諾州長版呼廚泉、基努·里維斯版司馬懿、查理·卓別林版鄧賢、瑪麗蓮·夢露版葉絲婉。

都挺面熟的

對此我無話可說……

當然要說最絕的,莫過于制作者直接將央視經典電視劇《三國演義》里的人物造型拿來用,并由此催生出這樣一張經典梗圖:

連角度都絲毫不差

官司纏身

游戲公司高調地玩撞臉、蹭熱度,就不怕明星及其經紀公司發律師函?

別說,還真有不少明星起訴過游戲公司,但結局嘛……

隨便舉一個例子:2010年,前美國嘻哈組合樂隊Cypress Hill的歌手邁克爾·華盛頓起訴R星,理由是《橫行霸道:圣安地列斯》里的主角CJ盜用了自己的形象和個人經歷,已構成對其肖像權和名譽權的侵犯。華盛頓向R星和發行商Take-Two要求的賠償金額高達2.5億美元(即25%的游戲總利潤)。

然而,華盛頓的天價索賠最終不敵R星的“最強法務部”——2012年,法院宣布華盛頓敗訴,理由是華盛頓無法充分證明CJ就是華盛頓自己,而且現實中有太多的黑人無論長相還是個人生活經歷都同CJ類似。此外,法院還認定,就算R星確實有參照過華盛頓的過往經歷來塑造CJ,根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中“變革性的合理使用”原則,也不構成侵權。

R星因明星臉而惹上的官司不止這一遭。2014年,好萊塢話題女王林賽·羅韓以及父親是美國黑幫大佬的女星凱倫·格拉瓦諾不約而同地針對《橫行霸道5》發起侵犯肖像權的訴訟。

先說林賽·羅韓的官司,她聲稱自己的形象、聲音和衣著在未經授權許可的前提下非法為R星游戲采用,認為《橫行霸道5》里的NPC萊西·喬納斯涉嫌抄襲她的形象和背景。她還聲稱游戲封面里的紅色泳裝金發女郎也疑似盜用其形象,實際上,這個角色造型源自另一位同R星有正式商業合作的女星。

凱倫·格拉瓦諾則宣稱,游戲里的NPC安東尼亞·波提諾的造型、背景都涉嫌抄襲她本人,她向R星索賠4000萬美元。

你覺得兩人像嗎?

價值4000萬美元的“大家來找茬”

2016年9月,美國曼哈頓地區法院宣布駁回上述兩樁訴訟,判決書顯示,法官認為“被告方在游戲中并未提及或使用原告的名字,也沒有使用其真人照片”。法官認為,“游戲中獨一無二的故事、角色、對話和環境,都是可以由玩家自行操作決定的,都是虛構的描寫”。

羅韓并未就此善罷甘休,她于同年再度發起訴訟,為此還特意準備了一份長達67頁的訴訟狀來證明游戲里的NPC同她確實有實質性聯系。2018年,法院以6比0的法官投票結果駁回訴訟,判定游戲中的相關描述“只不過是文化批評”。也就是說,R星的做法更趨向于文藝創作中常見的影射或“致敬”,并不構成牟利式侵權。

說起來,那些選擇同R星對簿公堂的明星到底是真心低估了R星,要知道R星就是連希拉里這種政界名人都敢明目張膽地拿來開涮……

總之,這些官司想贏很難

對于國人玩家而言,他們可能會對另一起類似訴訟更加熟悉:2008年,“六小齡童”章金萊將游戲公司藍港在線告上法庭。章金萊稱,藍港擅自在其推出的網絡游戲《西游記》的官方網站及游戲中使用了央視電視劇《西游記》里的經典孫悟空形象,借此銷售和牟利,構成對他肖像權的侵犯。章金萊要求藍港立即停止使用這個孫悟空形象,公開賠禮道歉,同時賠償損失100萬元人民幣。

這樁官司的發展頗為有趣:2009年,一審法院認為,章金萊塑造的孫悟空形象并非其本人肖像,故判決章金萊敗訴。章金萊上訴,這一回,二審法院倒是傾向于認同演員塑造的藝術形象同樣屬于肖像權的保護范圍,但也指出藍港使用的孫悟空形象同六小齡童飾演的孫悟空形象在具體造型上存在一定差異,認為“在同樣的觀眾范圍內,立即能夠分辨出藍港公司所使用的‘孫悟空’不是章金萊飾演的‘孫悟空’,更不能通過該形象與章金萊建立直接的聯系”。六小齡童再度敗訴。

兩個孫悟空形象的比較

法律困境

為什么無論在國內外,明星針對游戲的肖像權維權案例幾乎無一成功?這說來話可就長了。

以我國為例,法律界認定侵害肖像權的行為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1、不當利用他人肖像;2、惡意侮辱他人肖像;3、擅自創制他人的肖像。

然而,此類訴訟案例的關鍵點在于,其所涉及的肖像必須能反映自然人的自身真實面貌(即“可識別性”)?;氐奖疚牡闹黝},如果明星想起訴,就得證明被告所使用的游戲角色同自己確實有百分百的相關性。

重點來了:僅僅“長得像”或者說“撞臉”是很難被認定為侵犯肖像權的——現實生活中并不缺乏長相神似明星的普通人,還有那些存心“復刻”明星的整容臉,而游戲公司在蹭熱度時也不會蠢到追求“照片級神還原”,也并不直接使用明星的真實姓名、肖像來宣發,這類官司自然也就難以獲勝了。

至于由明星塑造的特定經典藝術形象是否應該被歸類到明星個人的肖像權范疇并予以法律保護,這在國內外法學界還是爭議話題。當然,即便如此,現實中并不乏游戲公司選擇走正規途道,獲取明星藝術形象的授權。前導軟件的即時戰略游戲《赤壁》以及智冠推出的策略游戲《三國演義3》均有從央視獲得授權,這兩款游戲里的諸多三國人物頭像直接源自央視版電視劇《三國演義》。

許多養成或換裝類手游里是打擦邊球的重災區

游戲《赤壁》中還使用了《三國演義》的相關影視片段

那么,到底有沒有明星或名人以“侵犯肖像權”的名義,硬是把游戲公司給告贏的例子呢?別說,還真有,而且被告方還是家喻戶曉的拳頭游戲及其看家大作《英雄聯盟》。

2017年,荷蘭球星埃德加·戴維斯將拳頭告上法庭。戴維斯聲稱,《英雄聯盟》里盧錫安的“奪命先鋒”皮膚直接以其本人為藍本,但拳頭并未從他本人那里得到授權。拳頭反駁稱,靈感源泉并不等同真人本身的肖像,戴維斯的索賠完全沒有依據。

真人和游戲形象的對比

戴維斯這次之所以能勝訴,是因為他在此案中享有多方面優勢:首先,這樁官司在荷蘭提告,由荷蘭法院審理;其次,拳頭的員工曾公開表示,這個皮膚確實是以戴維斯為靈感,這被荷蘭法院認定為侵權的有效證據;最后,戴維斯所獲賠償僅限于這款皮膚在荷蘭地區的收益,在荷蘭以外地區則無能為力。

敗訴的主要證據

從法律上講,游戲角色撞臉明星很難被直接認定為侵權,但在偶像經濟大行其道的今天,游戲公司的此種行為也極易給自家作品招致種種非議,若是因此引來明星粉絲的圍攻(《Clothes Forever》最近就被戈麥斯的支持者狂刷差評),也可能會出現失控的局面。

面對風險,大型游戲公司對比過去已經大大收斂了。當年,《最后生還者》的主角艾莉因長相酷似好萊塢女星艾倫·佩吉而招致了后者的公開嘲諷,作為回應,開發商頑皮狗不僅澄清絕無此事,也修改了一些女主的面貌特征,徹底劃清界限——但如今小型公司的擦邊球舉動仍然不少。

角色和真人的對比

艾倫·佩吉雖然對頑皮狗無比憤怒,但她曾深度參與過游戲《超凡雙生》的制作,親自為游戲女主提供形象、配音以及動作捕捉。于是,有個新問題:如果游戲公司主動走正規渠道,是否就能一勞永逸地避免相關麻煩呢?

很不幸,答案并沒有這么簡單。

基于“利益最大化”原則,明星同游戲公司之間簽訂的授權合同往往都有極為嚴格的制約條件,包括授權生效期限、授權適用范圍等,但明星和明星背后經紀公司(亦即授權主體)的歸屬本身也會發生各種更迭,這就形成了一個讓游戲公司頗為為難的局面:即便拿到授權,依舊沒法高枕無憂,甚至游戲公司照吃官司的事也發生過。

2009年,知名樂隊No Doubt曾起訴音樂游戲《樂團英雄》的發行商動視,指控其詐騙、侵犯形象權以及違反授權合約協議。原來,按照No Doubt最初同動視簽訂的形象授權協議,動視僅能在特定曲目里使用No Doubt成員的虛擬形象,而游戲中的No Doubt卻可以演唱游戲里的所有歌曲。理虧的動視最終選擇同No Doubt達成庭外和解。

雖然條款有些苛刻,但動視的確違規了

同樣的例子還有Konami的游戲《職業進化足球2017》。2017年,球星馬拉多納公開抨擊Konami非法使用自己的形象,但這些形象是Konami從巴塞羅那俱樂部合法獲取的授權,其中包括曾為巴薩效力過的馬拉多納。即便如此,為了息事寧人,Konami的高層還是親自跑到阿根廷同馬拉多納專門展開磋商,這出風波以馬拉多納成為“職業進化足球”系列游戲形象大使、Konami贊助阿根廷的足球設施得以解決。

后顧之憂

還有一種情況??ㄆ湛赵谕瞥鼋浀鋭幼饔螒颉豆砦湔摺返膹涂贪鏁r,沒少就明星授權的事宜而折騰——卡普空聘請金城武來客座出演游戲主角明智左馬介,根據當年的授權協議,明智左馬介的角色版權由金城武背后的經紀公司(分別是日本AMUSE公司和中國臺灣的福隆公司)持有,因此,卡普空復刻時不得不同金城武及其經紀公司續簽合同,還重新聘請金城武錄制了角色配音。

有必要指出,當年卡普空的明星策略還一舉延續到“鬼武者”系列的續作里,其中《鬼武者2》里的柳生十兵衛形象源自影星松田優作,《鬼武者3》里杰克·布朗由法國巨星讓·雷諾飾演。換言之,如果未來卡普空想推出上述兩款續作的重制,重走一遍授權合同的流程大概是少不了的……

相比那些擦邊球廠商,還是老實人吃虧啊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2

作者 暴雪Boy_神焰

混吃等死的摳腳大叔

查看更多暴雪Boy_神焰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河北省体彩11选5规律 大快乐透开奖 赌场在线大全 快乐赛车彩票网站 华平股份股票行情 阿里股票代码 浙江11选五奖结果走势 极速11选5计划全天 体彩排列3玩法介绍 快3彩票害了多少人 07年免费股票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