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去現場

不論多累,多沒效率,總還是要去的。

編輯陳靜2020年09月21日 17時36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小羅老師在一圖五吃之后,光榮病休……

上周六,我去了一個“圖書市集”,這是比較小資的叫法,其實就是書市。出乎我的意料,現場人很多,而且秩序井然。人們迫切地想拿起自己感興趣的書翻閱,但又耐心地等著排在自己前面的人主動離開。幾乎沒有人大呼小叫。

攤主(編輯)仔細觀察著面前的人,努力思考他們可能喜歡的內容,每當一本書被拿起來,總會伴隨著熱情推薦——剛上市、完全版、增補修訂、內容輕松、紙質好、插圖豐富……直到它被放下,換上另一本。也有讀者輕車熟路擠進人群,向攤位后某個戴著口罩的人影熱切地打起招呼:“您是某某老師嗎?我很喜歡您的書……”

上周六的圖書市集(圖片來自網絡)

不論是新是舊,簽名本還是紀念版,大部分書都以折扣價出售。我在一張“一本六五折,兩本六折,三本五折”的宣傳招牌旁邊,拿起一套2卷的《閣樓上的瘋女人》問編輯:“這個算是一本還是兩本?”她抱歉地沖我笑笑:“不好意思,一個ISBN只算一本哦?!?/p>

而這并未妨礙人們大買特買。許多人背著大包小裹,還有些人拉著箱子。乍看上去,圖書市集里大肆搜刮的讀者和同人展上爭搶本子的宅男宅女并沒有什么區別——換個角度看,可能本來就沒什么區別。

如今書市的好處是大部分書都可以網上下單,但據我觀察,很多人還是在實在拿不動的情況下才會去網店購買

假如沒有做游戲編輯,每到書展,我應該也會戴上攤主證,在桌子后面坐上一整天。但今年可能又有些不一樣:出于疫情原因,很多展會取消了。6月北京書市恢復舉辦時,新聞將它稱為“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態化以來首個開啟的群眾型大型文化活動”,還加上了預約、限流、直播等重重限制。饒是如此,去的人也不少。

比較接地氣的書市是這樣,更有專業色彩一些的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則直接改成了線上形式。由于不再是圖書編輯,我不太清楚一個線上書展對于出版行業從業者來說有什么變化。但我還在出版社的那些年,每逢書展,總要搞些交流,談些合作。因此也只能說,線上活動對于讀者的體驗,是一回事;但從業者們少了交流的機會,又是另一回事。

既然說到了圖書展會,就不能不讓人聯想到游戲展會。從年初到現在,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展會要么取消,要么無限延期,要么轉至線上,目前如期舉辦的甚至只有ChinaJoy——為了工作,我還在ChinaJoy的現場待了幾天,而那幾天給了我巨大的割裂感:從實際水平和展會內容看,它實在是有太多讓人“呵呵”的成分,但從展會對行業和玩家的意義來看,又的確難能可貴。

我在ChinaJoy現場拍到了不少洗手液

ChinaJoy現場,一位玩家的話還讓我記憶猶新:“去現場就是沖著那種氛圍?!贝_實如此。去書市把一本本書背回家,肩膀酸痛,手指勒出紅印,當然比躺在床上用手指滑動屏幕輕松下單、快遞員送貨上門累得多。而在游戲展現場排隊2小時試玩10分鐘,腰酸腿麻滿頭大汗,效率也比打開電腦下載Demo低到不知哪里去了。

但這些不完全是重點。不知有多少朋友像我一樣,去了展會之后總要吐槽累,吐槽沒意思,吐槽年年差不多,發誓下次再也不去了。到了下一次,看到一些自己關注的東西,又忍不住買票,有時候還得打點行李,興致勃勃地出行,然后在吐槽和出門之間循環往復……當然,我也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現場把書拿在手里,讓作者簽名,玩到游戲,與開發者聊天,和朋友、同好一起分享有意思的事兒,歸根結底都是“氛圍”。這種氛圍足以讓人克服勞累與低效,每一次都樂此不疲。

0

編輯 陳靜

[email protected]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決斗者

查看更多陳靜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河北省体彩11选5规律 股权基金配资 辽宁福彩35选7暂停 棋牌游戏送现金28元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pk10技巧之定位胆详解 河北11选五怎么玩 北京pk10精准计划 金股在线 皆选杨方配资靠谱 河北十一选五的走势 中国体育彩票飞鱼技巧